成都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习研究 > 理论探索
详细内容

地方性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的魂

来源: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8/4/28 11:03:14     点击率:273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 许家康


  大家都知道,年鉴的基本特性是年度性、资料性、工具性。年度性是说年度记事以年为限,着重记述年度内发生的事情;资料性是说年鉴以提供可资利用的信息资料为主要任务,内容博大精深,资料可靠实用;工具性是说年鉴是备查备考的实用工具,内容资料值得检索、容易检索。然而,对于地方综合性年鉴而言,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特性,那就是地方性。性是说地方综合性年鉴以对应地域为主要记述对象,着重反映地方的基本情况,揭示地方的自然和人文特点。如果说地方综合性年鉴在各类年鉴中有什么特点的话,那么这个特点就是地方性。

  地方性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的题中应有之义,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的魂。这一说法的主要根据是:不同的地域空间具有不同的自然和人文条件,它们的历史进程也不相同。因此,各地区必然形成自身特有的地方特色,即一个地区的经济、社会发展,往往不同于其他地区而表现出特殊性。换一种说法,地方性的主要依据:一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,各地的发展存在明显差异;二是地理位置不同,一些地方具有区位优势、资源优势,而一些地方处于劣势;三是人文背景不同,人们对年鉴的理解和认识存有差异,年鉴面对口味不同的读者,应当使出自己的“地方菜”“特色菜”。地方综合性年鉴的最大特点是地方性。地方性不鲜明的地方综合性年鉴,不可能是质量上乘的年鉴。地方综合性年鉴编纂者的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努力挖掘本地域的个性特点,让地方性在地方综合性年鉴中充分体现出来。一个地方综合性年鉴的编纂者,首先应该是一个乡土研究方面的专家。

  地方特色是地方性的集中表现,要突出地方性,放飞地方综合性年鉴的魂,必须千方百计突出年鉴的地方特色。

  首先,要加大地方“历史”“地理”的记述分量。目前,许多地方综合性年鉴在综合情况(概况)部类,都安排有一个或两个分目,简要地介绍对应地域的历史人文和自然地理知识,并提供相关情况和资料。篇幅少的一两千字,多的万把字。这样做,对于体现年鉴的地方特色,无疑有一定作用。但是,我认为这样做还不够。对于一部百万字左右的年鉴来说,这一点点篇幅微不足道;对地方特色而言,还谈不上突出,谈不上彰显。《澳大利亚年鉴》是一部国家综合性年鉴,内容分27章,其中第一章是关于领域疆域的开发史,名称是“殖民地和澳大利亚联邦的建立”。这一章就设有6个分目,分别是:“早期认识与澳大利亚的发现”“澳大利亚所兼并的土地”“几个殖民者的创造”“澳大利亚联邦的建立”“澳大利亚的外部领土”“联邦的组成部分”。第二章介绍自然环境,名称是“澳大利亚的气候和自然地理”。这一章下设15个分目,分别是:“概述”“位置和面积”“土地形态”“气候”“气候的调节”“降雨量”“温度”“湿度”“日照云和雾”“贴身”“蒸发”“风”“水灾和旱灾”“天气异常”“气候学表”等。这两章的篇幅折为汉字达10万字以上,约占全书总篇幅的10%。虽然《澳大利亚年鉴》是国家综合性年鉴,而我们这里讨论的是一国之内的地方综合性年鉴,但两者之间,并非完全没有可以互相借鉴之处。我们不妨借鉴《澳大利亚年鉴》的做法,采取适当措施,加大地方“历史”“地理”的记述份量。主要措施是增设分目,扩大篇幅。可将原本“市情概览”或“历史人文”“自然条件”等一两个分目,拆分为“建置沿革”“传统文化”“位置·面积”“地形地貌”“气候·水文”“环境质量”“资源物产”“行政区划”等七八个分目,篇幅由数千字增加到2万~3万字(也可控制在占总篇幅的2%左右)。

  说到这里,也许有人会质疑:这些地情资料,大都是相对稳定的信息,年年重复刊登,不是很浪费?从编纂实践看,这个质疑不完全对。主要理由:一是这些基本地情资料大部分是逐年更新的,是老瓶子装新酒,相对稳定的信息一般只占1/3左右;二是年鉴并不绝对排除稳定性资料,少数基础性的稳定性资料在年鉴中年年刊登,在古今中外年鉴中并不鲜见。

  其次,要有特色化的栏目。特色栏目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突出地方特色的基石。地方综合性年鉴要突出地方特色,一定要有一小批独具特色的栏目。而特色栏目的打造,根本要求是善于抓住地方特点,扬长避短。使栏目和选题尽量切合实际。抓住地方的强项,地方的独到、独特之处,合理设计栏目,并适当安排版面,年鉴框架及其框定的内容就能显示出自己的地方特色。这里所谓“合理设计栏目”,自然包括适当升格安排栏目。例如,民族地区的年鉴专设“民族”部类,汽车城的年鉴设立“汽车产业”部类,重点旅游城市的年鉴将“旅游业”设为一个部类等等,就是将“民族”“汽车产业”“旅游业”分别升了格。

  升格之事,早有先例。升格之争,也古来有之。宋代志坛名家范成大编著的《吴郡(苏州)志》,就把“园亭”(园林)列为一卷,说是突出了苏州“池馆林泉之胜,号吴中第一”的地方特色。同时认为《吴郡志》将“虎丘”单独列卷,也是为了突出苏州的地方特点。而清代志坛名家章学诚对此却不以为然。他在《书吴郡志后》一文中,批评范成大将“虎丘”独设一卷是“不解类例”,即破坏了领属关系。当今中国年鉴界对“升格”也曾有过一些争论。有人对《温州年鉴》将“特色工业”单独设为一个部类与“工业”并列,提出尖锐批评,说这是“不讲巡逻”。我历来支持《温州年鉴》的做法。主要理由:一是《温州年鉴》中的“工业”其实是“一般工业”,将“特色工业”与其并列,在工具书资料分类中是常见现象,在逻辑上也是说得通的。二是适当升格是突出地方特色的必要手段,不允许适当升格,地方综合性年鉴将不可能有独具地方特色的栏目,框架设计千篇一律的尴尬局面也将难以革除。

  问题不在于能不能升格,因为升格已经无处不在。真正的问题在于:升格有没有足够的理由。如果有数量足够多的特色化资料支撑,这些资料割舍掉又十分可惜,那么,升格就是合理的;反之,就是胡闹。我之所以支持《温州年鉴》将“特色工业”单独设为一个部类,就是因为温州的鞋革工业、低压电器工业、泵阀工业、打火机工业、眼镜工业、剃须刀工业等地方特色工业,已经分别形成了非常大的产业规模,在国内外都有重要影响,对其适当升格反映是必要的,也是可行的。广西桂林市的阳朔县,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1000多万,其中国外游客200多万,全县30多万人口有8万多从事旅游业,约占劳动力总数的1/3,旅游业是当地顶天立地的大产业。但是,《阳朔年鉴》多年来并没有将旅游业单独设为一个部类,而是只设一个分目,篇幅只有两三千字。这样做,合理吗?不合理。不合理怎么办?那就应当升格,将旅游业单独设为一个部类,并大量增加篇幅。我曾到过东部一个经济发达城市的市辖区,该区的户籍人口只有30万,而外来务工者有50多万,外来人口撑起了当地的大半个天。然而,从这个区的年鉴中,人们居然找不到关于外来务工者的任何栏目,部类一级没有,分目一级也没有。这合理吗?不合理。不合理怎么办,除了升格也是别无他法。说实在话,这个区的年鉴不要说将“外来务工者”设为一个分目,即使是设立一个部类,也不为过。什么是从实际出发,这就是从实际出发;什么叫实事求是,这就是实事求是。

  第三,要有特色化的题材。特色化题材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突出地方特色的利器。编得较好的地方综合性年鉴,总是藏有这样一些利器,直扎读者的眼球。特色化题材的选择和安排,应当成为地方综合性年鉴编纂人员的一个工作着力点。

  首先,要尽量选收差异化题材。差异就是特色。人无我有、人有我多、人多我优,是差异,也是特点。人家在江南、我家在江北,妹妹住山区、哥哥住平原,是差异,也是特点。虽然特点无处不在,但也有显性和隐性之分。具有显性地方特点的题材例如:《南宁年鉴》的“中国—东盟博览会”“南宁民歌艺术节”“南宁进入地铁时代”,《武汉年鉴》的“武汉城市圈一体化建设”“武汉打出生态组合拳向雾霾宣战”,《长沙年鉴》的“长沙滨江公园开园”“长沙主城101个排污口完成截污改造”,等等。这些题材,地方特点十分鲜明,而且在当地是家喻户晓,路人皆知。具有隐性地方特点的题材如:《南宁年鉴》的“南宁经济发展稳中向好”,《武汉年鉴》的“武汉造北斗导师航系统精度和性能优于GPS”,《长沙年鉴》的“长沙六大产业集群主要经济指标全面增长”,等等。这些题材,地方特点也十分鲜明,但不经过深入挖掘、整理、比较、研究、概括、提炼,不会为一般人所知晓。年鉴编纂人员的责任,是在抓好显性题材的基础上,深入做好调查研究和统计分析工作,挖掘、整理、概括、提炼出一批具有隐性地方特点的题材,以彰显地方综合性年鉴的地方特色。

  其次,要对差异化题材进行集约化反映。所谓集约化反映,是指运用多种资金形式,对地方特色化题材进行强化报道。年鉴是资料性工具书,其资料形式丰富多样,除了条目和文章外,至少还有文摘、名录、目录地、索引、大事记、专项年表、统计表、示意图、补叙性资料、照片和绘画作品等十余种资料形式。其中不少资料形式都可以配合条目或文章,对地方特色化题材进行放大式的集约化反映。例如,围绕“南宁民歌艺术节”主题,就可以配发由多幅照片构成的组图,附发“历届南宁民歌艺术节基本情况一览表”,链接节庆活动花絮等。围绕“武汉城市圈一体化建设”主题,也可以配发“武汉城市圈一体化建设大事年表”,附发“武汉城市圈一体化建设竣工项目一览表”“武汉城市圈一体化建设投资结构示意图”,还可以接关于武汉城市圈的解释性资料,等等。这样一来,多种资料形式围绕同一个主题发力,就会形成强大的合力,从而大大增强相关主题的反映深度和广度,使地方特色化题材在年鉴中成为十分扎眼袋的亮点。

  第四,要有特色化的封面设计。特色化的封面设计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突出地方特色的重要手段。地方综合性年鉴要突出地方特色,一定要在封面的特色化设计上下功夫。而封面的特色化设计,关键是在封面平面造型设计中引入地方标志性因素。举例来讲,苏州的地理标志是园林,而苏州园林的极品是虎丘。《苏州年鉴》近十年来,每年都将这两个地方标志性因素融入面的平面造型设计,并采用写意手法,运用水墨画烘托主题,既体现抽象的古典美,又给人强烈的新鲜感。山水甲天下的桂林,地理标志是“两江四湖”,城市标志是象鼻山。《桂林年鉴·2016》将这两个地方标性因素,融入封面封底的平面造型设计。其中:对“两江四湖”的主要景致运用大写意手法,用银色线条勾描置于封面;对象鼻山则运用象征手法,将其浓缩成城市的标志符号,放在封底的中心位置。这一设计,既体现抽象的古典美,又体现现代技术、材料相结合而产生的素质美和肌理美。在我看来,《苏州年鉴》《桂林年鉴》封面的地方特色化设计,都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,值得大家重视和借鉴。